• 苹果与Google:企业创新阴阳两派

    2012-02-07

    分类:苹果新闻

     

    《纽约时报》印刷版发表署名为史蒂夫·洛尔(Steve Lohr)的分析文章称,科技企业的创新因人而异,苹果、Google各自的创新模式就极其不同。Google模式依赖快速试验和数据,苹果模式则是凭直觉,两者构成了企业创新的阴、阳两派。寻求创新是一种难以捉摸的促进经济增长和企业成功途径,用一种形象的比喻说法,就好比是在该道路上尝试一点爵士乐。

     

     

    这就是创新顾问约翰·考(John Kao)在上周六的瑞士达沃斯经济论坛上向企业和政府传达的信息。约翰·考还是一位爵士乐钢琴家。他认为,爵士乐显示出一种创新张力,一边是培训和纪律,另一边是即兴创造。

     

    商业领域就如同爵士乐,需要两方面的互动,创新的阴阳两面助推了新理念和新产品的诞生,但是两者的结合还因人而异。约翰·考认为苹果、Google就是创新领域的极端代表,这两家公司是企业创造力中心硅谷的巨头。

     

    Google、苹果的区别

    Google模式依赖的快速试验和数据。Google总是在精炼搜索、广告市场、电邮和其它服务,依赖的就是人们如何使用其在线服务。他们采取了一种从下至上的方法:消费者是参与者,本质上应该变成产品设计的合作伙伴。

     

    苹果模式则是自上而下的,凭直觉的,经过修正的。当被问及苹果是否会在公司的优雅产品设计中进行市场调研时,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 Steve Jobs)总是有一个标准答案:没有。“消费者不需要知道他们的需求,这不是他们的工作。”乔布斯说。

     

    约翰·考认为,Google和苹果突显了创造过程中的典型张力。

     

    Google受数据决策、在线试验和网络通讯驱动。硅谷和其它地方非常流行的一种创新方法就是使用同样的互联网时代工具促进群体合作和快速在线产品 理念试验。“这些商业和管理创新得到了技术的帮助。”哈弗大学商学院教授托马斯·艾斯曼(Thomas R. Eisenmann)表示。

     

    专家称,上述方法的最大益处在互联网软件、在线商务、智能机和平板电脑的移动应用等市场体现的最为明显。“创意、分销和失败的成本较低,所以企业可 以花费相对较少的时间、金钱和努力进行试验。”风险投资公司KPCB合伙人兰迪·柯米萨(Randy Komisar)称,他还是斯坦福大学企业家经侦的讲师。

     

    应用范围广

     

    创新形式的应用范围远超Google产品和互联网创业公司。比如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他们正在计算如何提高所投资大学研究的商业化能力。 去年秋天,该基金会针对NSF创新公司宣布了首批补助金。21个三人团队接受了斯坦福大学的速成班培训,学习如何依赖创新公司技术。每个团队获得了5万美 元的补助金,有6个月的时间来测试他们的创新是否可以推向市场。

     

    他们依赖的方法就是专注于与消费者一同测试理念和产品,实际上是“将科学方法用于市场机会识别。”NFS项目主管艾艾洛尔·阿克里克(Errol B. Arkilic)表示。

     

    然而尽管网络通讯和市场测试增加了有用信息,但是突破性理念还得依赖个人,而不是委员会。“创新方面没有任何一点民主,”硅谷资深技术预测师保罗·萨福(Paul Saffo)称,“它总是属于精英活动,不管是公认的精英还是未被认可的精英。”

     

    萨福认为,成功的创新需要“奇特的必然和向新信息开放的融合”。换句话说,它是自上而下、自下而上发现的一种融合。

     

    开放创新

     

    开放创新并不是一种新理念,哈佛大学商学院历史学家汤姆·尼古拉斯(Tom Nicholas)表示,它在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就已经得到了蓬勃发展。就像电流、药物、通讯领域,包括通用电气、陶氏化学公司在内的大公司都日常 监测其领域以外的研究,购买或授权有潜力的项目,特别是大学科学家的创新。这种模式的结果就是振兴了“私人和企业创新生态系统”。

     

    一个世纪以后,通用电气的企业实验室尝试加快创新的进程,但是这是一个长周期创新,通用电气的电力发电机、喷漆发动机和医疗图像设备都维持了数十年 的时间。通用电气在加州北部开设了一家软件中心,为了让其机器更加智能,他们使用了数据收集传感器、无线通信和预测算法。通用电气的目的就是提升机器,让 喷气发动机或动力透平机等设备在出现故障前、需要维修时率先向人们发出提醒。通用电气称,这种智能机器,将在“工业互联网”早期开发完成。

     

    为了获得外部理念,通用电气研究分支与风险投资基金共同向清洁能源技术和健康医疗技能型投资,并与企业、政府实验室和大学在数百个项目上展开合作。 “相比几年前,我们现在更注重与外部世界的合作。”通用电气高级技术副总裁迈克尔·伊德里克(Michael Idelchik)称。

     

    苹果产品

     

    随着新机型的周期性推出,苹果智能机、平板电脑和PC产品寿命一般在几年,而不是数十年。但是和通用电气一样,苹果的硬件业务创新周期受到了材料科学和制造的限制。

     

    苹果的物理世界和Google的互联网软件帝国极为不同,在Google的世界中,几行新代码就能立刻改变一项产品。苹果知名产品对软硬件的严格紧 密结合对于多部门系统设计来说是一项挑战,该设计必须由一人来规划完成,但是这个任务将不再归属于乔布斯,他已经在去年10月病逝。

     

    但是苹果一直在展示其对于新理念、影响力的开放性,一个很好的例证就是乔布斯在1979年造访施乐在帕洛阿尔托的研究中心。他看到了一台试验性电脑,拥有一个可点击的鼠标以及生动的屏幕图标。乔布斯随后也在苹果PC中使用了这种设计,该设计也成为了现在PC业界的标准。

     

    2010年,苹果收购了智能机个人助手应用Siri。当时,Siri还是硅谷一家小型创业公司,原本是美国防部防卫先进研究项目机构建立的一个子项目。去年,Siri成为iPhone 4S的语音应用。

     

    苹果产品设计可能并不是由传统市场调研、专注团体或在线试验决定,但是由乔布斯招聘进来的顶级高管都在不断不知疲倦的寻求信息收集网络项目,从微芯片技术到流行文化。

     

    苹果和Google通过极其不同的途径追求创新,但是两种模式的差距可能会缩小一些。自从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去年4月接任CEO一职来,Google已经砍掉了20多个项目,向着一种自上而下的领导方式向前推进。相比乔布斯,库克几乎是一个自下而上的 领导者。

     

    “我们很有可能看到的是,Google和苹果各自借鉴对方的创新模式。”约翰·考表示。

     

    via 新浪科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